【深度分析-林宅血案】首投族:說實話,我看不起林義雄
18-02-24-17-13-59-857_deco.jpg
 
****敬告:酷痞客的文章只有痞客邦才有,想梗寫文章需要花不少時間心力,本文未經同意請勿複製內文至其他網頁,如果覺得文章好,請用分享連結代替複製貼上,非常感謝****
****酷痞客的文章只有痞客邦才有,請珍惜您的家人,誰敢盜用圖文我殺他全家****

 

一九八〇年二月二十八日
林義雄家發生一起慘絕人寰的兇殺案
史稱臺灣第二個二二八事件
蔣經國總統甚至下令全員緝兇、懸賞兩百萬
但是證人證詞前後不一及諸多證據不足
導致快四十年了依舊找不到兇手
在下將蒐集各種資料 從旁推敲
並且各個擊破......

IMG_2951.JPG

PhotoGrid_1503578994233.jpg


前些日子寫了篇血案的事發經過,還沒看的建議您先看完事發經過(請點我),再來看這篇文章,這篇是個人做的分析報告。
 
本來林家血案呢,是要跟美麗島事件(請點我)一起寫的,畢竟林家血案跟美麗島基本上是連在一起的,但當我寫完的時候,篇幅佔四十八頁word,共計兩萬八千餘字,這版面實在太長且不好整理,所以決定先寫美麗島,再寫林宅血案。
 
(更多政論 請Google搜尋:酷痞客

§ 深度分析:電話有接沒接? §
方素敏在軍事法庭餐廳用餐時,打了數次電話回家。而就連幾通,都有不一樣的說法。
田秋堇在接受訪問時,說打了兩通,兩通都沒人接,而她老母田孟淑說第一通有接,第二通沒接。
這有接沒接差很多,若在第一通有接,第二通沒接,那就是雙胞胎在這段時間內被殺的,這段時間內經過林家的人,若有目擊者看到的話,還有一絲破案希望。
(但專案人員調查通聯紀錄後,發現其實是三通,三通都沒人接)

§ 深度分析:第一個到案發現場的人是誰? §
絕大部分自傳書籍及訪問記載,第一位到案發現場的人是田秋堇,然後發現了重傷的奐均,我也相信這是真的,但在二〇一四年四月二十三日,田秋堇之母田孟淑接受三立新聞採訪表示,她跟田秋堇是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的人
而在同年四月三十日,田孟淑上《新聞挖挖哇》節目,表示她去林家是跟田爸爸一起去的,他們一到,大家就說秋堇已經跟奐均坐上救護車走了,阿嬤、雙胞胎還沒找到。
按所有訪談及所有當事人的回憶錄可得知,順序是這樣的:
田秋堇進林家發現奐均→打電話叫救護車→林濁水、康文雄到→發現阿嬤→田秋堇陪林奐均上救護車→田朝明、田孟淑到。
所以不論怎麼論述,田孟淑絕不會是第一個陪田秋堇到林家的當事人。
怎可能一個真相有這麼多不同說法?
更何況他們是所謂「當事人」,為何說法會有這麼大出入呢?

§  深度分析:「阿嬤叫我」 §
這個奐均口中的「我聽到阿嬤叫我」至少有兩個版本。
一個是田秋堇自述,在救護車前往仁愛醫院的路上,田秋堇看見原本在家裡還能開口說話的奐均漸漸閉上眼睛,她嚇得要死,她心想:「現在雙胞胎還沒找到,妳不要在我面前走掉耶,我怎麼跟林義雄交代?」
這時奐均脫口而出:「我聽到阿嬤在叫我。」
田秋堇嚇得魂飛魄散,難道奐均已經虛弱到開始有幻聽了嗎?
另一個版本是,田孟淑在《新聞挖挖哇》講的,田秋堇進房發現重傷的奐均時,搖搖奐均問「阿嬤咧?」
奐均答道:「好像在地下室叫我。」
在這兩個版本中,田孟淑的版本是比較可信的,且在這之前,我一直在困惑:遇害的順序到底是如何的?有了這個「好像在地下室叫我」就可以確定阿嬤是最晚遇害的。
 
我們可以先確定:雙胞胎最早被殺。
因為雙胞胎跟阿嬤都是在地下室被發現,而這阿嬤是死在地下室的樓梯轉角,雙胞胎死在地下室深處的小房間內。
這阿嬤的血啊,往下流的,整個樓梯延伸到地板都是紅的。
若雙胞胎後於阿嬤,那地下室一定會有追逐的血腳印,而這裡有一個大前提:現場鑑識人員表示,現場採集不到任何兇手腳印。
所以我們可以理解阿嬤先遇害是不可能的,是雙胞胎先遇害,而遇害時間點大概就是跟家博講完電話後沒有多久,就是十二點十分左右的時間,也是林奐均放學回家的時間。
PhotoGrid_1519444984466.jpg
而根據《你是我最愛:林奐均生命之旅》
「那天我放學後走路回家,到了家門口,習慣性地按門鈴,奇怪的是竟然沒有人來應門,我按了又按,然後在門前台階上坐下來等人來應門。過了很久,門開了,應門的是個二十至三十歲的男子。我很習慣家裏有我不認識的客人來,所以並不以為意,我走了進去,一個勁兒往自己房間走去,心裡只想著快點把沈重的書包放下來。當我進到房間,還來不及放下書包,突然間我不自覺地側了一下身子,我相信這是上帝的警告,就當這個陌生人拿著刀子朝我刺過來時,我正好側身子,使得背上的書包擋住刀子,如果當時我沒有側身,這第一刀一定使我當場斃命。之後,他又朝我砍了七、八刀,我聽到阿嬤走進大門來叫我的聲音,這個男人將我反鎖在房裡,然後,朝外走向阿嬤,我聽到阿嬤的尖叫聲:『奐均!奐均!』我想應聲,卻虛弱得發不出任何聲音,我不知道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後來知道阿嬤身上被砍了十三刀當場死亡。直到那一天,我才深刻地了解到阿嬤有多麼地愛我,因為她死前仍不斷地呼喚著我的名字──奐均。」
 
我們可以得知,奐均按門鈴沒人應門,因為這時候兇手在地下室追殺雙胞胎,所以沒有及時應門。
然後兇手開門讓奐均進來,進來後行刺,奐均被行刺後,不知過了多久,阿嬤回來了,且一定看到了拿刀的兇手,也看到了受傷的奐均,才大喊要奐均快跑。
而林游阿妹抵抗非常激烈,最後倒臥在地下室的樓梯轉角,身中十三刀,前胸六刀、後背三刀、左手臂後三刀、手指抵抗刀傷一刀,拇指內側有抓住刀子前端刮傷的弦月型刀痕,頸部一刀應為致命傷。

****痞客的文章只有痞客邦才有,請珍惜您的家人,誰敢盜用圖文我殺他全家****
 
§ 深度分析:田秋堇打電話叫救護車? §
田秋堇發現奐均後,衝去打電話叫救護車,但她沒有先打119,而是先打給了別人,請別人派救護車來。
而這所謂的「別人」呢,也有幾種不同的說法。
田孟淑女士在《台灣演義》節目說,田秋堇是先打給老父老母,老父老母才打給林濁水、康文雄,說他們比較近,趕快去看秋堇,之後老父老母才打119。
 
而根據康寧祥的《打拼、台灣!》書中提到,田秋堇是先打給《亞洲人》雜誌社,之後才打給119,《亞洲人》派江春男過去,因為江春男住信義路附近,最先趕到,也陪田秋堇同奐均上救護車,隨後林濁水、康文雄才趕到(這兒江春男跟林、康二人到現場的順序也跟我寫的有出入,但很遺憾,我的才是正確的)
 
而田秋堇在《新聞看透透》節目上說是她自己打119的,而在先前的幾個專訪中,又說是先打給父親田朝明,田朝明打給《亞洲人》,而田秋堇在掛上電話之後才打119。
那到底為什麼不先打119或報警?
他們的說法是,當時的政府信不過、警察信不過、先通知自己人比較安全,所以沒有先報警之類的理由,反正他們是當事人,怎麼說都行。
 
這些證詞有出入的地方,以上我只挑幾個大的,還有無數小細節,他們描述事發經過都完全不一樣,只有兩種可能:要嘛這些證人想阻礙查緝,要嘛就是林宅血案的證人們立了大功,幫全世界科學家成功證明了平行宇宙真他媽的存在。

接下來就不是證詞的問題了,是四十年來本命案最多爭議,也最多人沒弄明白的地方,由酷痞客我提出解釋。

(更多政論 請Google搜尋:酷痞客

§ 深度分析:兇手是來過家裡的人? §
 
而這大概是目前最為懸疑且弔詭的。
《中國時報》當年二月二十九日有這樣的報導:
 
『新聞標題:林奐均告康寧祥和司馬文武兇手是「來過我們家的叔叔」
內文:在現場,田秋堇、司馬文武、康寧祥等人曾問林義雄長女兇器的形狀、長度、兇手的面相、特徵等。她形容的兇器似乎是扁鑽之類的兇器,而兇手則穿黑色衣服,「是來過我們家的叔叔」,她並立即被送往仁愛醫院急救。』
 
這完全是不能信的,因為康寧祥到案發現場時,警員就已經發現阿嬤及雙胞胎,時間大約是三點至四點之後,但奐均在二時三十分就已達仁愛醫院。
康寧祥到現場時,警方辦案人員接到一通國際電話,先交給林義雄辯護律師張政雄聽,張律師接著跟對方說明慘案發生的情況,後來又把話筒給了康寧祥,對方自稱是林義雄的友人,說他上午十一點多曾經打電話到林宅,是林老太太接的電話,說著說著......詳細內容康寧祥也不記得了,只記得對方聽到慘案之後相當激動,大概是感到悲痛吧。
 
司馬文武(即江春男)當天陪田秋堇送小奐均到仁愛醫院急診室時,警察來了問奐均,她什麼都說不知道,痛得哀哀叫。
當天晚上他們在仁愛醫院,滿晚了,奐均已經在急救的時候,大鬍子家博紅著眼睛衝進來,好傷心的樣子。
記者一大堆,其中一人問:「是不是傳說是一個熟人啊?」
司馬文武說:「沒有啊。」
他說人家說是你說的。
「沒有這個事,是誰說的啊?」
他們說不是你說的就算了。第二天中國時報就登這個消息。
那篇報導撰文者是南方朔(即王杏慶),當時中時採訪主任是周天瑞,他認為這件事情需要再查證。可是余老闆認為南方朔靠得住,因為南方朔說消息來源是司馬文武,而司馬文武是當事人。這稿子也就登出來了。
而司馬文武見報之後,打電話去中時大罵「簡直胡說八道」。司馬文武問「我什麼時候說的這話?」
王杏慶支支吾吾,司馬文武也不想跟他追究,當天就在自立晚報寫文章反駁,否認南方朔的說法。
就這樣,南方朔始終堅持消息是來自司馬文武,司馬文武也始終否認他說過「兇手是林家認識的人」,成為中時史上的羅生門。
當時的採訪主任周天瑞比較相信司馬文武因為那麼多記者在場,不太可能只有南方朔聽到司馬文武那樣說。但這火越燒越旺,所有媒體都是以「兇手是林家認識的人」、「兇手之前來過林家」的方向發展。
而不論是在林家、醫院,還是往後的訪問,只要有人提起,奐均皆告訴對方「不知道」,甚至到後來,林義雄當面問她兩次,她連開口都不願意。這是有可能的,因為在過度驚嚇的衝擊中,是很有可能讓人喪失記憶的。
而根據林奐均《你是我最愛》書中提到,開門的是名「陌生男子」
但這本書呢,是二〇〇四年出版,距林宅血案已有二十四年的時間,若說小奐均在遇害當時就已失去記憶,那更不用說二十幾年後的記憶追溯了。
簡單來說,奐均到底有沒有說兇手是林家認識的人,這事情早已說不清了。

§ 深度分析:美國人家博路線 §
 
家博在案發前數日曾幾度至林家拜訪,且經林家鄰居表示有個大鬍子外籍男子於案發當日中午二度至林宅按門鈴,也有目擊者表示大鬍子第二次按門鈴時,林宅內有人開門讓其進入,不久大鬍子男自行離去,那個男子仍在屋裏。且林家鄰居及該名目擊者皆稱大鬍子男即家博。
三月一日的《聯合報》有了「大鬍子男」的報導(但沒有指名大鬍子男即家博)而黨外人士看到,馬上就想到時常關心人權議題的澳洲籍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家博(見下圖)
600_132.jpg
他們打給家博,說他可能已被政府盯上,要他小心點,家博則覺得臺灣外國人成千上萬,總不可能是他吧?不須大驚小怪。
而三月二日的《聯合報》又稱,這名男子極有可能有博士學歷。家博心想,(當時)臺灣外國人也不多,又要是大鬍子,又要是最近拜訪林家的大鬍子,又要是博士的大鬍子,那擺明是在說我。家博遂主動打電話跟刑事警察局聯絡,警察叫他來圓山飯店,要做一些錄像錄音之類的。
 
****痞客的文章只有痞客邦才有,請珍惜您的家人,誰敢盜用圖文我殺他全家****
 
二月二十八日當天,家博確實到過林家,但那已經是六點以後的事了。
那天,家博共打了三次電話到林家,第一次是早上,他要找林太太,但林太太已經出門,第二次是中午十二點左右,是雙胞胎姊妹接的電話,他們聊了大概十分鐘,到十二點十分,第三次是下午六點十五分,是警察接的。家博過了一段時間趕到林家,警察、媒體都在了。他一直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有一個人答覆,家博便飛奔去仁愛醫院。
(見下圖,家博在林家血案發生當天,到仁愛醫院探望被殺重傷的奐均,右為康寧祥)
ShowPhotoBigImg.jpeg
看到奐均時,家博哭紅了雙眼,那時候有很多警察,媒體也都在,也拍下來了。
家博跟他們說中午跟小孩有電話,事情多多少少他可以幫忙的,記者拍他,他當然願意了。後來報紙就下來了。
 
在圓山飯店,保護了幾天(證人是須要被保護的),但後來家博覺得不對勁,反而像審問了。
 
——————————————
民國六十九年三月三日《中國時報》家博主動到案說明之偵訊內容(節錄):
 
警方問:你是幾點打電話?
家博答:十二點左右。十二點以前還是以後我記不清,好像電視新聞剛開始。
警方問:當時有沒有人接電話?
家博答:有,是雙胞姊妹的小妹妹亭均,我和她聊了幾分鐘,她一直不掛斷,我要她掛,她就換了姐姐亮均跟我聊天。
警方問:你們聊了多久?
家博答:大約十五分鐘。
警方問:後來呢?
家博答:我掛斷電話後就去台大附近買書,然後和兩個外國朋友喝酒,到大概六點時,我又打電話到林家。
警方問:你總共打了幾次電話,電話都是誰接的?
家博答:我共打了三次,第二次打時,是雙胞胎接的,第三次電話是在六點十五分打的,當時好像是警察接的。
警方問:你知道林義雄家中發生命案以後呢?
家博答:我就跑到林義雄家和醫院去探望。
警方問:你在十二點多有沒有到過林義雄家?
家博答:沒有,我是打電話去的。
——————————————
(更多政論 請Google搜尋:酷痞客
後來又一句話,中時沒有節錄下來,但是被我找到了:
家博:你們這樣子調查我看是不可能破案的。
警方:你說什麼?
 
根據民國九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訪談內容:
 
我說:「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應該這樣講。」
我怕真的完蛋了,他們真的要打我了。但是沒有,問話的人還是一直追問。他們二十四小時連續審問,每一小時換一個人,他們沒有打我,就是不讓睡覺。
我說:「我沒有想過…」
「沒有想過什麼?」
「我沒有想過,中華民國會用刑求的方式!」
「哪裡有刑求!」
「不給睡覺是很有名的刑求!」
所以他們給我睡了一會兒,過了兩三個小時,他們要求看我所有的筆記。我說:「你要看我也沒有辦法妨礙你們看,但這些是學者用的。」
二十四小時後我就出去了。都問一些笨笨的問題,無聊!
——————————————
 
後來警方搜索家博住處,並未發現任何涉案事證,家博於民國六十九年五月離臺。
 
而這個大鬍子男究竟是家博不是家博,酷痞客我認為應該不是家博(更多政論 請Google搜尋:酷痞客因為歐美人士在看亞洲國家、不論是大陸人、臺灣人、日本人,大都認為一樣,相反亦同,我相信在那個臺灣還很少外國人的環境下,他們看老外,想必也無法準確分辨誰是誰,所以他們如何咬定外國人就是家博?這有問題。
且家博表示他在中午時在臺大附近買書,警方詢問書店人員,他們也確實有見到家博,所以家博算是有不在場證明。

§ 深度分析:何火成路線 §
 
一九八〇年八月,有精神疾病的何火成自行向刑事局投案,自稱是林宅血案兇手。經專案小組偵訊後,發現這傢伙能清除描述命案發生過程及現場情況,乃將其列為重要涉嫌對象。
然何火成在多次偵訊中供詞反覆,並表示其對命案現場的描述都是從報章雜誌看來,且專案小組針對何的供詞及週邊親友進行徹底清查後,均無法確認其涉案罪證,使得調查工作遂告頓挫。同年十月,何火成因無確實罪證而獲釋放。
二〇〇四年一月,何火成逝世。
****痞客的文章只有痞客邦才有,請珍惜您的家人,誰敢盜用圖文我殺他全家****

§ 深度分析:金琴西餐廳路線 §
 
林家血案發生時,兇手曾在下午一點十二分,用林家電話打到南京東路二段一家金琴西餐廳,向櫃檯表示要找一位「王春ㄈㄥ」先生,在櫃檯廣播後無人前來接聽,兇手便掛斷電話。
因當時警備總部電監處有監聽林宅電話,這通電話經截聽,案發次日便對金琴餐廳展開清查,訪查所有餐廳員工及經常出入餐廳之王姓顧客,並以「王春ㄈㄥ」同音字進行戶籍資料比對,這一比對就耗時兩年,均未查獲可疑對象,調查工作逐漸沉寂。
 
酷痞客我認為這是全案最關鍵之線索,(更多政論 請Google搜尋:酷痞客當然這跟王姓不王姓沒有關係。
撥打電話的這個人必定是殺手,而「王春ㄈㄥ」則是任務代號,是要告訴餐廳的某個人「該收手了」,而這個餐廳的某人呢,就是主使者,是要來監視殺手有無完成任務的人。
所以這命案的犯人至少有兩個,而根據前文目擊者表示中午時看到大鬍子男二度按林家門鈴,而第二次按完門鈴,一個男子開門讓大鬍子進屋,不久後大鬍子離開,男子仍留在屋內。
酷痞客我認為這個大鬍子就是主使者,開門的便是撥打電話的兇手。

§ 深度分析:現場有無指紋、兇手腳印? §
 
警界、鑑識界人人尊敬的謝松善「阿善師」當時還是菜鳥一名,一九八〇年二月二十八日午休時間輪班,接到一通電話,林宅血案成為他第一件大案子,也是這輩子最懸疑的大案子,影響、翻轉了他的一生。
阿善師多次在節目上表示林家血案現場「腳印是完全無法勘查的」,最重要原因是林家不少親友比警方先抵達現場,使現場遭到破壞。
 
根據命案現場勘查結果,採到十二枚指紋,其中十枚是林家人的,一枚是美麗島事件,警總來林家抓人時,其中一名警員遺留的,最後這枚指紋,很懸疑喔!當時所有偵辦人員都積極調查,被清查對象達一百多萬人,在當時全臺灣一千多萬總人口中,調查工程可謂空前浩繁,然迄今仍無法比對出相符者。
 
至於血跡,自現場及死者身上採集九處血液樣本,經血型比對後(當時無DNA檢驗技術),均為O型,與死者血型相符。

PhotoGrid_1519444352483.jpg

 


 

§ 深度分析:兇手可能是什麼樣的性格...? §

 
什麼樣的兇手可以讓案發現場的家具、擺設完好如初,甚至幾乎沒留下任何證據,就如田秋堇女士說的「跟離開前一樣」
那他為什麼不殺完人就收手?一般人殺了人就趕快跑,但這傢伙願意等,至少等了幾十分鐘,願意等到一點多才打電話到金琴西餐廳向上頭報告才離開。酷痞客認為兇手的等待是「守株待兔」,他在等下一個獵物進來,但遲遲沒有等到,就決定收山,但我想他沒有料到他留下了一個活口——奐均。
然後林家沒有財物被偷,林游阿妹頸上的珍珠項鍊、左手腕的玉鐲、左手中指的寶石戒子仍然安在,所以不是財殺,純粹是為殺人而殺人。
 
再來我們先前看過亭均亮均的照片,若忘記的話沒關係我再貼一次連結請點我,這兩個可愛的小女孩,長得一模一樣(至少我分不出來),她倆皆是背後一刀刺下,這個背上的刀傷長度是一公分不差,深度也一樣。也就是說,兇手在殺的時候啊,像在抱布娃娃一樣,抓一個刺一下、再抓一個刺一下,結束,手腳相當俐落。
然雙胞胎是死於地下室,亭均死在角落,亮均死在公共樓梯,要準備往上爬開門的時候,被兇手抓下來的。且雙胞胎應當是有逃跑的,但不知往哪跑,最後跑到地下室,準備打開安全門的時候被殺,那這兇手沿路跟在後頭,那被追逐的恐懼感,不是你我能想像的。
總結:酷痞客我不敢說這兇手是職業的,但是絕對專業,絕對專業的。而兇手可以在不弄亂現場之情況下殺人,代表兇手對林家應當有充分的瞭解,甚至是「相當熟悉」,致能選擇在中午時分(大人都不在家之情形下)下手。且此人無時無刻必定冷靜而鎮定、做事沉著絕不急躁、手腳快速且思慮敏捷、從容不迫而臨危不亂、遇挫折想必心不浮氣不粗,簡而言之,他一定經驗豐富。

§ 深度分析:政府當時有無監控林家? §
 
民進黨總是自我腦補(抑或是自我催眠)說蔣經國政府有對林義雄家進行監控、監視等行為,也自我腦補說兇手能在嚴密監控的環境下進出林家云云,想栽贓政府是兇手。
很遺憾,是有的,但並非監視,而是監聽。
民進黨都說馬英九復查沒有查,啊其實也是有的。
專案小組在複查林宅血案時,也有追查前警總的所有調查工作。
發現這個警總呢,於一九八〇年二月二十三日(案發前五天)行文,要求包括國安局、調查局、憲兵司令部、警務處、警察局等該部所轄二十個情治單位實施「一二一〇專案後期治安特別措施」
一二一〇就是美麗島事件,而這個「特別措施」的目標呢,是在審判美麗島人士期間,防範任何抗議事件之發生,方法是「運用警戒、管制、檢查、偵查、巡邏、掃蕩取締諸手段」,並強調「對陰謀份子、偏激師生,嚴密監控,視狀況疏導約制」、「對同情案犯者,協力監控,視狀況疏導約制」。
 
所以確實,警總當時不只對林家,而是對所有美麗島事件涉案人員進行監控,但是!但是!唯對林家只進行監聽作業,而無監控、監視等行為。
為什麼?因林義雄於命案發生當時,已被羈押兩個多月,再加上其家屬均為婦孺,警總當時只有監聽,並無特別監視、監控之行為。
(更多政論 請Google搜尋:酷痞客
但這並沒有讓復查小組信服,連酷痞客我自己都不太相信,一個戒嚴時代,怎可能不監控一個政治犯的家呢?
然警總有對陳菊的家庭監控的記錄、也有對呂秀蓮、施明德等人家庭有監控記錄,惟林義雄沒有,完全沒有,一頁、一行字的記錄都沒有!所以到現在我們始終無法斷言,林義雄家當時到底有無被監控著。(不要說我找不到了,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政府都找不到,更何況一介草民呢?)
 
而據當時監聽資料顯示,二月二十八日那天林家有四通通話紀錄,有兩通是同一個電話號碼,分別是第一通上午十一點,由林游阿妹接的電話,及第四通下午四點三十分許(當時已有很多人在場),由辯護律師張政雄及康寧祥接的電話(應為隸屬日本人權組織,自稱林義雄朋友的人);而第二通於下午一點十二分,是由林家撥打至金琴西餐廳的電話,想必就是兇手打的;然第三通是林義雄之友李金山先生自下午一點四十分撥打至林家的電話,接聽者為女性,應為當時在現場的田秋堇女士。

§ 深度分析:國民黨阻礙林家祖孫下葬? §
 
當年的黨外都有這樣的說法,甚至現在民進黨也是這樣的說法,說林義雄在為死去的母親女兒尋找墓地,過程卻受到重重阻撓。只要林義雄看中的風水,跟地主談妥了,他前腳一走,後腳就有人追上來,問地主你跟林義雄是什麼關係?為什麼賣地給他?
就這樣,每個原本跟他談好的,到最後都拒絕他了,讓林義雄遍尋墓地不著,祖孫三人遲遲無法下葬。
到了五月一日,林義雄在開車前往霧峰省議會途中,在高速公路泰山收費站被逮捕,直接解送警總軍法處看守所,說他開車趴趴走,遊山玩水,根本無心辦喪事。
到了一九八四年八月,刑期十二年的林義雄減刑出獄,在台北第一殯儀館躺了四年多的祖孫三人遺體,才終於有了下葬的地方(地點:北宜公路林家墓園)
 
(更多政論 請Google搜尋:酷痞客
這是民進黨的說法,但這些很多都是杜撰的。
根據參與辦案的人士、景美看守所的人員表示,林義雄在獄中與治安機關的互動相當良好,林家血案後,當局還特別派了兩輛車供他使用。
我再強調一次,一個戒嚴的時代,一個政治犯,總統特別款待你,連審判都還沒有,就直接給你假釋,還送你兩輛車!?若這總統不是慈悲那他鐵定是個白癡(當然我相信前者)
而怪就怪在這個林義雄呢,用這兩輛車跑遍南北各地,情治人員問他命案相關的事,或辦理喪事的事處理狀況如何,林老兄絕口不提,且長期搞失蹤,連情治單位都聯絡不上他!原先的良好互動也消失無蹤!
而這個林義雄呢,到底利用這兩台車去了哪裡?見過什麼人?做了什麼事情?沒有人知道,民進黨說見地主,那就見地主吧,可是情治單位都聯絡不上你了,又怎有辦法像背後靈一樣跟隨你呢?又怎有辦法阻止地主賣地給你呢?
說實話,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幹嘛,又或者連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但不管如何,林義雄是當事人,他知道外界還不知道的事實,我懇求林義雄千萬不要抱著秘密入墳,希望老人家有朝一日能說出來,解決大家的疑惑。
再者,林義雄於五月一日被拐回去,那為何林家不自己下葬林媽媽跟雙胞胎呢?
原來這是林義雄自己要求的,林義雄在上警車前強調「等我回來,媽才能下葬」。但親屬反而不高興了,你被判十二年,難道老母親躺在殯儀館十二年啊?
於是林義雄妹妹林麗貞有問過媽媽,哥哥被抓走了,媽媽妳要不要等哥哥回來?問完擲筊,接下來就詭異了,不論怎麼擲,結果都一樣,看來媽媽是執意要等林義雄回來的。
所以民進黨千萬不要怪人,要怪就怪自己人。

§深度分析:兇手有沒有可能是國民黨蔣經國政府? §
 
被殺是林媽媽及雙胞胎女兒,還有沒死的奐均,若當時方素敏提早先回去看小孩,或田秋堇有錢直接坐計程車回林家,想必也會一起被殺死。
只為殺人而殺人,那便是為了警告,至於是警告誰?當然是林義雄,至於到底是誰想警告林義雄?
 
而民進黨總說是國民黨下的手,因為林義雄是政治犯,殺害家人能達警示意味,殺雞儆猴,以防其他黨外人士造反。
但這反而不科學,若真的要殺、要警告,應該只幹掉當事人(林義雄),或者當事人連同家人一起幹掉,從來沒有不幹掉當事人,反而幹掉家人的情況。
我再跟您說清楚點吧!
這個林義雄都被抓了,若真要警告黨外,在獄裡隨便給他死就行了,這才是真正殺雞儆猴,為什麼要跑去殺他母親、殺他女兒?根本不合邏輯,起不了絲毫作用,且國民黨更不可能選在二二八這個大家都不會忘的日子動手,只會把事情鬧大,國民黨的確笨了點,但不至於白痴到這種地步。
PhotoGrid_1519444984466.jpg
再者,若國民黨真是為了警告黨外人士,怎麼會去殺最聽話、最配合的林義雄呢?噢!所以其他兇狠的政治犯不滅,反而只滅配合度高的乖乖牌?然後你跟我說這有警告意味?不要說別人不相信,我自己都不相信了。
酷痞客研判,林宅血案極有可能是黨外「自己人」動的手,目的也的確是「殺雞儆猴」,然是為了確保在獄中的人不會和當局合作,那麼該殺哪隻雞呢?若是我選,當然是選最配合、最聽話、最有可能把美麗島台獨機密全盤托出的那隻雞了,這就合理多了。
 
但這些都只是酷痞客我自己的猜測,我真心希望林義雄不要把這個懸案帶進墳墓,能在有生之年說出秘密,解除大家的疑惑。

§ 深度分析:林義雄值得同情? §
 
林宅血案這主題呢,聯合美麗島事件,我前後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整理,光是儲存新聞稿及論壇文章,大概就有八十個WORD檔,這是我寫部落格近三年來,最耗時最費神的一個主題了,希望以後寫文章能輕鬆一點...
而起初在調查林宅血案時,原本我是同情林義雄的,但過了三天,我就收起了我那該死的憐憫之心,這個林義雄,我是完全看不起的。
為寫這篇文章,我上網搜尋了無數資料,無論新聞、論壇、部落格、當時新聞照片、或是訪談影片,我全部都搜了個遍。您們查過的我都查了,您們沒查過的我也都查了,甚至連澳洲的林宅血案我都查了,我知道的您們未必知道。
結論就是:人心是最可怕的東西。
 
一九八三年,方素敏在競選立委之時,公然說臺灣民主前途比林義雄重要,但是當選以後、林義雄出獄以後,同一個方素敏公然感謝政府的寬大慈悲了、公然在立法院質詢放水了。
 
你可以說方素敏是家庭主婦,無政治敏感度,不足深責,但林義雄呢?林義雄應當有知啊!林義雄不只是個政治律師,還是個自稱被迫害的政治律師,一個被迫害的政治律師,出獄後,自動拜訪李副總統,這算是一種什麼規格呢?
如同黨外所言,林宅血案兇手是國民黨,那既然林義雄你心裡明白,你清楚得很,自己被國民黨下獄、被國民黨刑求、被國民黨滅門、被國民黨羞辱、被國民黨這個、被國民黨那個,但是,在出獄之後,居然對一個這樣迫害自己的魔鬼「鞠躬感謝」?這又算是什麼呢?一反過去的特立獨行風格,這種規格是令人失望。
 
出獄後他說他為老母墓地奔走,但我真不明白,當血案發生時,他為老母棺材提字「母死不葬」的抗議,下筆時是如何決絕,這樣的態度又意義何在?又豈能忘記?
至少到目前為止,林義雄的一切表現都不再是他過去的自己,而是一個令國民黨「龍心大悅」的自己!國民黨這票生意,可真做得恩威并濟名利雙收呢!
國民黨抓你、關你、修理你、殺你媽、殺你女兒、殺你又一個女兒、放你出來、再抓你回去、關個四年五年,最後還可以得到寬大的形象、得到慈悲的形象、還可得到你跟你老婆鞠躬哈腰的感謝、還可以得到你老婆的質詢放水、還可以得到你出獄後對政治的洗手不幹、老老實實,凡此種種發展,豈不正是國民黨的原案嗎?豈不正是國民黨的大獲全勝?豈不正是鼓勵國民黨抓人關人殺人的得計嗎?
 
人人都說最有資格講報復的是林義雄,但試問,方素敏、林義雄這樣哈腰鞠躬、感謝感謝再感謝,他們的血仇何在?是非何在?大義何在?
方素敏當選,林義雄出獄,眾人都在期盼你們的「算帳」,你們這樣做,豈不狠狠打所有黨外一計耳光?
 
蔡英文講千杯千杯再千杯,那林義雄就是恭順恭順再恭順,只差在沒有給李番癲舔鞋、吸腳趾頭了!
林義雄這樣的規格混亂,不是以愛報怨,而是以愛姑息,這不是人格分裂,什麼才是人格分裂?

§ 結論:誰是林宅血案的最大受益者? §
 
下這個副標是非常對不起死者的,但我覺得最對不起他們的就是這個最大受益者。
在蔣經國當天即保林義雄出來,還給林義雄兩部車給他代步,還為了一個指紋比對一百多萬國民資料,總的來說,其實國民黨比民進黨更想破案,因為這才是國民黨為「國民」服務的黨格,但問題就在「證據」、「證詞」的不完整,如何不完整呢?
我前面不就舉例了嗎?A證人跟B證人明明敘述同一件事,角色卻可以不一樣,做的動作、在什麼時間點出現什麼人又可以完全不同,連打電話到底是先叫救護車還是叫自己人、誰先到現場、誰後到現場,都可以有N種說法,拜這些「證人」所賜,我看這血案永遠別想破!
而這血案已成為「另一個二二八」,另一個拿來消費、製造悲情的工具而已。
這件事想必有人心知肚明,林義雄可能知情,也可能不知情,但就算知情,也會裝作不知情,其實最不想破案的,就是民進黨自己,而最大受益人自然是民進黨。
 
後記:游錫堃曾豪洨說「林宅血案兇手是蔣介石」。(見下圖)蔣介石民國六十四年過世,林宅血案民國六十九年,你跟我說一個死掉的人可以在五年後殺人?我去年七月就寫文章說過游錫堃是幹話王,他還真是史上最大幹話王,這幹話能力無人能出其右。哈哈哈哈哈...
lili-20070228133037.jpg

歡迎留言討論!
若喜歡這篇文章
請按讚並分享網址出去唷!
各位的回饋是在下進步的動力唷~!
您可能會感興趣的文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lizwuxd 的頭像
elizwuxd

★酷痞客COOL PIXER★首投族政治觀察站

elizwux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連永忠
  • 閣下真是首投族?至最高欽佩,但下列觀點本人極不贊同,酷痞客研判,【林宅血案極有可能是黨外自己人動的手,目的也的確是殺雞儆猴,然是為了確保在獄中的人不會和當局合作,那麼該殺哪隻雞呢?若是我選,當然是選最配合、最聽話、最有可能把美麗島台獨機密全盤托出的那隻雞了,這就合理多了。】
    【不要害怕,無論如何,這個國家是我們的,宜蘭是我們的。無論如何,我們住的比他們久,有一天我們會做主人!】這是林義雄民國66年競選省議員時的一句話,可做為發生林宅血案的註腳。
    事實上,69年林宅血案、70年陳文成命案、73年江南命案,後兩者一是對海外方興未艾的反國民黨勢力的警告,一是對詆毀蔣經國威權統治的警告,更重要是前者涉及林義雄是一位黨外新生代的領袖,是國民黨所要極力剷除的南余登發、北郭雨新,林則承接郭雨新一脈,郭雨新則是自雷震自由中國和早期省議會五虎將坐牢的坐牢凋零的凋零,剩存的反國民黨的黨外勢力,美麗島政團多位要角與郭素有淵源,當中美斷交島內外情勢丕變,美麗島政團夾其受勞工、中產階級的支持,每場演講會動輒數萬人,【有一天我們會做主人!】便預告了黨外新生代已成為推翻國民黨的【芒刺在背】。
    那麼殺雞儆猴為何是林義雄?相較其他美麗島【放水型政客】,林的耿直不妥協更像反對派領袖,那為何殺的是林的至親骨肉而非林本人?套句話,殺一個林義雄還有千千萬萬林義雄,殺林的至親才能讓林精神崩潰又沒後遺症,對照後來林義雄在牢中形容枯槁,不飲不食不修邊幅,甚至假釋後極少交際只與少數人保持聯絡,政治人物離開群眾形同沒有舞台,國民黨的手段可謂達標,再對照往後林在民進黨的舞台極度萎縮,可說國民黨已替自己的新生代剷除了未來的對手。
    接著核心問題兇手是誰?除兇手自首林宅血案注定是懸案,今天的推論只能比較何者較合邏輯,73年江南命案證實政府雇用黑道殺手,則政府雇用殺手製造林宅血案未必不合邏輯,況三大案共通因子都具有鞏固蔣經國總統統治的利基。至於推論黨外人士自己人動手,理由是林義雄是【最有可能把美麗島台獨機密全盤托出的那隻雞】,更是不知所云,台獨議題進入島內是李登輝執政黑名單時期,在此之前島內的黨外運動主流仍只是停留在【民主、制衡、反對黨】。

  • 感謝您的回覆,也很高興能與您討論【林宅血案】。
    事實上,「林義雄是最有可能把美麗島台獨機密全盤托出的那隻雞」,並非無中生有,根據當時駐守景美看守所的獄卒所稱,林義雄是美麗島涉案人士中「最配合」、「最聽話」的一個,也難怪林義雄在家中發生變故後,蔣經國政府會同意發配兩輛車給林代步找墓地給故親下葬,因為當時的政府是相信林義雄是個「乖乖牌」啊!
    還有,林義雄在66年競選省議員時,打著「響噹噹」的口號,『我們會做主人』,以及當選省議員之後,那種剽悍的問政方式,也令在下我佩服不已,彷彿他胸中是真的有那一點點其他政治人物都沒有的「節操」與「勇氣」的,但在他下獄之後,好像一切都變了,犀利勇猛、耿直、不妥協的林義雄變成聽話的乖乖牌,難道不會讓一同坐牢的同志懷疑他是想求好表現,以減輕刑罰?那他有沒有可能把美麗島雜誌背後真正的「顛覆國家」行動給暴露出來?如果我是美麗島成員,我是真的會殺雞儆猴,而誰是那隻雞?固然是最聽話、最有可能暴露消息的那個了。

    elizwuxd 於 2018/07/04 17:11 回覆